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捷豹空压机经营部Jaguar授权一级代理商,20年空压机销售,安装,维保一体化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13534153614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展示

项目违建、商标撞车东亚机械二次上市存疑(下)

时间: 2022-06-11 23:30:28 作者:bob手机登录 来源:bob手机软件 点击: 次

  招股书披露,东亚机械主要产品为“捷豹 JAGUAR”空气压缩机系列及相关配套设备,包括螺杆式空压机、活塞式空压机及配套设备等系列 300 多种型号,产品广泛应用于装备制造、汽车、冶金、电力、电子、医疗、纺织等工业领域。

  同时据东亚机械产品极其收入和占比数据显示,捷豹品牌是该公司的收入主力,报告期内年均占比超95%。

  但广为人知的是,“捷豹”同时为知名汽车品牌,后与“路虎”合并为“捷豹路虎”。显然,双方在品牌商标上有所冲突。

  东亚机械宣称其“捷豹 JAGUAR”商标及相关商标已使用近30年,表示其于1993年申请注册718815号“捷豹 JAGUAR”商标及2004年申请注册3919063号“捷豹”商标时,捷豹路虎汽车在中国大陆尚未达到驰名状态。

  一方面,东亚机械上述商标取得时间极晚。其中718815号“捷豹 JAGUAR”商标在2014年方才取得,耗时21年之久;而3919063号“捷豹”商标则直至2016年取得,耗时12年有余。而据公开资料显示,商标申请时间一般耗时大约在9个月左右。

  同时,招股书中就其商标注册时间的描述,上下文也存在不一致之处。东亚机械在“商标合规性”中自称1993年申请注册“捷豹 JAGUAR”,但在解释“品牌毛利率较高”原因时则表示其1994年即注册了上述商标。

  另外青橙汽车了解到,在东亚机械官网中,有关“捷豹 JAGUAR”注册时间的表述也为1994年。

  另一方面,3919063号“捷豹”商标的申请注册时间(国家知识产权管理局数据:2004年2月19日)则与汽车品牌“捷豹”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产生“巧合”。

  青橙汽车了解到,早在2004年4月10日,捷豹汽车旗下产品捷豹S-TYPE参数图片)与捷豹XJ8新车上市,同时英国捷豹轿车在中国市场的首家最大专卖展厅正式落户鹏城(即深圳)。更早在2003年就有消息称,S-TYPE与XJ8将进入中国市场。

  据悉,目前汽车品牌捷豹路虎已对东亚机械旗下多个“捷豹”相关商标提出无效或异议申请。

  即便东亚机械在招股书中强调,其使用“捷豹 JAGUAR”不会对持续经营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并表示已注册多个防御性捷豹相关商标以避免可能存在的不利影响。

  但不可否认的是,以捷豹品牌产品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东亚机械,其商标知识产权目前存在诉讼风险,具备不确定性,一旦“停止使用、放弃相关知识产权、承担经济赔偿等风险”成真,势必影响企业产品经营效益。

  被疑借用汽车品牌捷豹的知名度打响自家空压机产品名气,如今的东亚机械深陷知识产权风险漩涡。

  倘若按照招股书的表述,中国中车与比亚迪两家车企均为其终端客户,其中中国中车是其大客户之一。然而在通篇招股书中,仅此二处提及比亚迪与中国中车,其余与客户相关信息披露均无两者踪迹。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永康市气霸机电、浙江未来之星五金机电、无锡永磁捷豹空压机天津市捷豹机电该四家公司参保人数分别为15人、55人;第4-10的大客户中东莞市两家经销商参保人数为0,其余均不超过10人。

  “可能是皮包公司。”有业内人士认为,东亚机械经销商参保规模与其年销售额超1,300万元的现状不符。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相关参保数据与真实情况存在不一致的可能。

  另外,东亚机械与其大客户之间的关联性也存在未知。据招股书披露,东亚机械部分经销商的股东、高管曾在公司或公司子公司任职,累计82家前员工经销商共涉及75名前员工,遍及生产、销售与行政部门。

  但就韩氏家族成员方面而言,招股书并未披露韩萤焕直系亲属是否与东亚机械经销商存在关联,也无法判断是否存在关联易。对此事,东亚机械证券事务部给出的答复同样为不知情。“一切以招股书为准。”接听人员多次强调。

  不得不提的是,在上市前夕即2017年至2020年间,东亚机械还进行了持续性分红的行为。

  据招股书披露,2018-2020年三年东亚机械分红金额分别为6,000万元、6,000万元和4,000万元,累计达1.6亿元人民币。同时东亚机械指出这是其报告期内筹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的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东亚机械实质上是董事长韩萤焕的家族企业,其中韩萤焕本人直接持有本公司 63.59%的股权,韩萤焕、韩文浩、罗秀英通过太平洋捷豹间接控制该企业 31.79%的股权,合计控制本公司 95.38%的股权(注:太平洋捷豹层层穿透后的最终持有人为韩萤焕、罗秀英夫妇及其子女韩文浩、韩文翰、韩文欣)。

  这正意味着,韩氏家族能够赢得几乎全部分红收益。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韩氏家族或有意套现得利。

  除此之外,则是“一问三不知”的证券事务部接听人员、涉嫌违规建设的IPO主投项目、知识产权存在风险的“捷豹”相关商标、企业大客户真实性存疑且被疑皮包公司,加上并不清晰的企业关联性与部分上下文并不一致的表述。如此种种,让东亚机械这一份创业板招股书显得疑窦重重。

  曾在申报IPO时被查财务问题而逃过一劫,却连累两家机构与两名注册会计师遭到处罚,在资本市场已有黑历史的东亚机械又将如何挽回公众的信任。是源于对招股书信息披露的十足信心,还是是寄希望免于中国证监会的抽检,在东亚机械上市背后,潜藏着众多未解的谜团。

标签: 捷豹空压机